勾践复国后,范蠡选择逃走,文种不听范蠡的忠告,最终自刎而死!

临沂文史通
临沂文史通 赞同:0 | 2022-03-24 10:19:02
关注

春秋时代,在我国东南部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以现在浙江省绍兴市为国都的越国,一个是以现在江苏省苏州市为国都的吴国。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大举伐楚,站在楚国一边的越国,趁吴国后方空虚的机会,出兵攻打吴国。从此,两国不断互相攻伐。

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不听贤臣范蠡的谏劝,兴师伐吴,结果,被吴王夫差率精兵打得大败,越国濒临亡国的绝境,越王勾践的性命危在旦夕。为了使自己的国家不被灭亡,越王勾践只得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向吴王夫差称臣纳贡,留下大夫文种管理国家,自己带着妻子和大夫范蠡到吴国为吴王夫差养马,做杂役。由于勾践小心谨慎,逆来顺受,任劳任怨,对夫差侍候得非常周到,夫差十分感动。在太宰伯嚭的劝说下,三年后,夫差就将勾践夫妇和范蠡释放了回国。

勾践回国后,立志要复兴越国,报仇雪耻。在贤臣文种和范蠡的辅佐下,勾践表面上对吴王夫差非常卑恭,在暗中却卧薪尝胆,发愤图强、积聚力量,积极复仇准备。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越国终于重新复兴起来。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趁吴王夫差北上争霸、人民疲困、精锐部队消耗殆尽、国力衰竭的有利时机,出兵给吴国以致命的打击,终于报了二十多年的大仇,一举灭掉了仇敌吴国。

为了庆贺胜利,越王勾践筑台于吴国都城会稽(今浙江绍兴),大宴文武群臣。就在这时,劳苦功高、才能卓越的大夫范蠡却出入意料地向越王勾践提出了辞去官职的请求,说:“臣闻‘主辱臣死’。过去,大王受辱于会稽,那时臣所以不死,是想暗暗咬牙忍耐下来,以图越国的复兴,报仇雪耻。现在,吴国已经灭了,恳请大王允许我辞官回家,老死于江湖。”

越王勾践感到很纳闷,很不高兴地说:“我依靠了你的力量,才有了今日,现在正要想报答你,你为什么要舍弃了我走呢?我不准你走。你在这儿,我和你共同执掌国家大权,你要是走的话,那我就把你的妻子儿女都杀掉!”范蠡回答说:“我是应该杀的,可是妻子儿女有什么罪呢?反正生死全在您大王了,我不顾这些了!”当天夜里,范蠡就从会稽的齐女门出去,乘了一叶扁舟,涉三江,入五湖,远走高飞了。

第二天,勾践派人召范蠡入官,方知范蠡已经不辞而别,因此非常生气,不禁愀然变色,忙问文种:“还能把范蠡追回来吗?”文种回答说:“范蠡有神鬼不测之机,不可能追得到了。”勾践听了无可奈何,只得作罢。

“为什么刚刚大功告成,正要分尝胜利果实,同享荣华富贵,范蠡在这个时候却偏偏要引退辞职呢?”文种下朝回到自己的住处后,正在苦苦思索这件事,忽然,有一个人送来了一封信。他一看是范蠡亲笔所写,便急忙打开来看,只见范蠡在信中写道:“您难道不记得吴王夫差在临死前对我们所说过的那些话了吗?‘狡兔死,走狗烹,敌目破,谍臣亡。’越王为人,忍辱妒功,只能同别人一起共患难,不能同别人一起共享富贵。您如果不早早引退辞职的话,那么,必定逃脱不了杀身之祸!”文种读完信,明白了范蠡要辞职引退的原因,对范蠡说的话,他心中快快不乐,可是又有点不太相信,心想:“范蠡也未免疑虑过多了!”因此,他并未把范蠡的信当一回事,没有接受范蠡的劝告,过了几日后,便和越王勾践一起班师回越国了。

范蠡难道真的是疑虑过多了吗?不是的。

越王勾践在灭吴称霸凯旋回到越国后,他那种在患难之中一直被隐藏、抑制着的嫉贤妒能的品质,便恶性发展起来。他唯恐那些为复兴越国,攻灭吴国作出过重要贡献的贤臣,威望会超过自己,因此,不仅不行灭吴之赏,“无尺土寸地分授”给那些贤臣,而且一天比一天疏远他们,竭力加以排斥。看到这一情况,范蠡的老师、大夫计倪便装疯辞职了,大夫曳庸等也都纷纷告老还乡。文种这时才又想起了范蠡的话,心中怏快不乐,便推说有病,也不再去上朝了。

然而,文种想引退已经为时晚矣!越王勾践身边那班一向嫉妒文种、这时已越来越受勾践宠信的奸佞之徒,便乘机在越王勾践面前大肆谗毁文种,对勾践说:“文种自以为功劳大而得到的赏赐少,心怀怨恨,故而不来上朝。”勾践一向知道文种才能卓越,本来就一直担心灭吴以后,文种一旦谋反作乱,没有人可以制服他,自己的王位就会保不住,于是,便以此为借口,对功勋卓著、才高识广的文种下了毒手。

一天,越王勾践忽然来到文种家里探望文种的病,文种带病出迎。勾践就解下身上佩戴的宝剑后坐了下来,阴阳怪气地问文种说:“我听说:‘志士不忧其身之死,而忧其道之不行。’你有七样本领,我用了你三样本领,吴国就已经破灭了,现在你尚有四样本领,打算怎样用它们呢?”文种听出勾践话中有话,十分惶恐不安地回答说:“我不知道怎样用才好。”勾践听了便冷冷地问道:“用你的这四样本领,为我到地底下去对付原来吴国的那些君臣好吗?”说完,勾践把佩剑留在座位上,就起身坐车走了。

文种把宝剑拿过来一看,心头不禁猛然一惊,原来,这把宝剑的剜匣上雕有“属镂”两个字,就是当年吴王夫差赐给贤臣伍子胥,让他自杀用的那把剑。文种完全明白了,越王勾践是要叫他自杀!他不禁悲愤填膺,潸然涕下,仰天长叹了一声说“人说:‘大德不报’,我不听范蠡的忠告,终于死在了越王的手里,实在是太愚蠢了!”说罢,就拔出了当年曾沾染伍子胥一腔热血的“属镂”剑,含冤引颈自刎而死,躺倒在殷红的血泊之中……

越王勾践知道文种已经自杀,去掉了自己的心一头之患,不禁欣喜万分,便叫人把文种埋葬于卧龙山。后人因同情文种的不幸遭遇,后来就把卧龙山改名为种山。

越王勾践纵然卧薪尝胆精神可嘉,然而,他在患难时礼贤下士,功成业就之后就嫉贤妒能,弃才诛贤,这种做法实在是极不得人心的,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实在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