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与释放:皇后能一句话让皇帝罢相,却因不小心打了皇帝而被废

临沂文史通
临沂文史通 赞同:0 | 2022-04-15 10:17:02
关注

明道二年(1033),北宋后宫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乱子,皇后郭氏争风吃醋过程中准备对一位嫔妃大打出手时,这一巴掌竟然不小心打在了前来劝架的皇帝脖子上。按理说此事可大可小,本来争宠一事就在后宫屡见不鲜,这位皇帝还是后世被称为“老好人”的宋仁宗,大家都以为这事会不了了之。

谁知一向仁善的皇帝突然不依不饶起来,在满朝大臣的拼死劝阻下,仍旧一意孤行地废黜了皇后郭氏。要知道贵为一国之母,没有正当理由废后,既有损圣德,也不符合国法。而郭氏在几个月前还一句话让宋仁宗罢免了当朝宰相吕夷简,看起来她在仁宗面前还是有点分量的,那为什么会闹到如此地步?

其实郭氏被废还是吕夷简一手促成的,她当初那句“夷简独不附太后耶,但多机巧善应变耳”传到了当事人耳中,让吕夷简对她怀恨在心。风水轮流转,吕夷简经过短暂的罢相归来后听闻“误打圣上”一事简直喜出望外,仁宗本就有废后之意,二者一拍即合,上演了这出废后大戏。

但事情远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皇后郭氏的废立,宋仁宗的突然发难,背后都有一个人的影子——章献太后。郭氏是天圣二年(1024)在章献太后主政下强制被立为皇后的。可仁宗心目中的最佳皇后人选并不是她,他的意中人是姿色冠世的王氏、张氏二女。

本来二女入宫,仁宗一眼相中,大家情投意合,皆大欢喜。奈何太后管教太严,老太太一见这俩人就直摇头,这个长相妖艳,怕皇帝无心学业和国事,另一个又不好掌控,不利于自己垂帘听政,掌控大权。太后希望新皇后能对她俯首听命,因此,她把张氏排斥在外,又将貌美的王氏嫁给了自己的侄子。而十三岁郭氏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太后扶上了皇后宝座。

郭氏确实对章献太后忠心耿耿,十分恭顺,而她又不是个隐忍大气的人,性格比较骄横,整天仗着太后的威势遏制后宫其他妃嫔。随着仁宗年龄增长,在莺莺燕燕环绕中,太后和皇后却不让他宠幸这些妃子佳人,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年轻皇帝哪儿受得了。仁宗又不敢违逆自己的母亲,只能把怨气撒到妻子身上,夫妻二人的关系就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除了男女之事,章献太后对仁宗的其他管制也十分严格,小到仁宗的日常生活,大到其道德、价值观的培养、熏陶,太后都相当用心。虽然这些教育能让皇帝终生受益匪浅,可人总有叛逆之心,长大后的仁宗对太后的专横越来越不满,这些隐患终于在太后去世后爆发了出来。

可能是压抑了太久,太后一死,二十五岁的仁宗就迫不及待地在情色方面放纵自己。宫里的尚氏、杨氏都骤然承蒙圣恩,夜夜笙歌的结果就是,仁宗的圣体日渐衰弱,甚至一度“不豫”,贪恋色欲到这个份上,在古往今来的皇帝里也是少见的。

由于仁宗太过火,宫里宫外都传遍了皇帝自纵的流言,当即引起了外至朝臣、内及宦官的非议,甚至连南京的官员都在信中议论皇帝沉湎淫事。这流言已经传得漫天都是,皇后郭氏自然也有所耳闻。她本就善妒,这下更是火上浇油,整天与尚、杨二女争宠,后宫再无安宁之日,“误批上颈”一事就是这样发生的。

这下,仁宗对郭氏的忍耐限度达到了极点。原本郭氏就与章献太后一起管东管西,国事家事自己都不能做主,让仁宗憋着一股火,现在太后死了,在年轻气盛的仁宗看来,这家国之事总算能由自己做主了。可事实是,朝廷上众大臣的制约,加上自身懦弱的性格,使得国事未能让仁宗事事称心;而作为“家事”的宫闱之事,又受到皇后郭氏的干预。

在仁宗看来,这自然是太后掌权时留下来的阴影,因此,他下定决心清除太后势力,郭氏自然也被视作了太后的忠实拥趸。当毫不知情的郭氏正一如既往地作威作福时,废后之意已经在仁宗心里悄然萌发。而朝堂上宰执与台谏势力的斗争,将仁宗废后的念头转为了事实。

当初仁宗亲政时,为消除太后势力的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太后时的旧故宰相吕夷简,郭氏的话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可实际上,吕夷简曾奏请章献太后将荆王子送出宫,消除了仁宗的威胁,仁宗对其颇为信任,七个月后他便复相了。此时恰巧仁宗酝酿废后之机,吕夷简便顺理成章地迎合仁宗想法,代表宰执一方力挺废后。

与之相对的,是恪守儒家正统,以右司谏范仲淹、权御史中丞孔道辅为核心的台谏势力。他们认为对国母不可轻言废立,劝说仁宗赶紧放弃废后,别闹大了传出去影响皇帝名声,双方就此展开了激烈争论。

可台谏一方属实有点不开眼,仁宗新皇登基,正要大施拳脚,藉此立威,偏偏有人唱反调,从小就被管到大的仁宗自尊心爆发了。他刚摆脱太后的阴影,不愿重陷大臣的掣肘,因此对台谏大臣贬官的贬官、罚钱的罚钱,台谏势力惨遭打压。而废后一事也在二者的争论中被敲定,一纸诏书下,郭氏稀里糊涂的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景祐二年(1035)十一月,废后郭氏逝世,年仅二十四岁。

其实,废不废后对仁宗来说本在犹豫之中,但台谏势力对他施加压力,又有宰执、宦官对他煽动挑拨,再加上独尊意志的作祟,使废后之事骑虎难下。结果就是,仁宗虽然成功废除了皇后,但不久后,在大臣的谏言下,尚、杨二氏也被驱逐出宫,和郭氏一起成了皇权专制的牺牲品。而这场闹剧也并未就此落幕,先前的争论演变成了台谏集团与宰执集团的政治斗争,拉开了困扰北宋一朝的党争序幕。